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今天是: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委员专栏>委员专访
记市政协委员仲建华
——为了山城有坦途

         “我的提案十有八九都与轨道交通有关。在轨道交通干了半辈子,这‘毛病’改不了啦!”面对笔者,仲建华边说边从文件袋里抽出厚厚一叠提案。
         仲建华,市政协委员、市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重庆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首席专家。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说到单轨交通,不能不提到这样一支几十年如一日,始终坚持在岗位的关键人才队伍。没有他们,就不会有今天的重庆轨道交通。”原市政协副主席童小平如是说。
         童小平所指的“他们”其中就有仲建华。
         90年代,还在公交研究所工作的仲建华被公派到日本学习轨道交通技术。学成回国后,仲建华带领团队对最适合我市实际情况的跨座式单轨交通进行引进学习和研发创新。
         研发中,为了得到最详实的数据,仲建华带领团队翻山越岭,勘察地形,用脚丈量山城。回到办公室后,又整日伏案构图设计,面对着成百上千份图纸比对修改。“那时为了让方案更完善,绞尽脑汁。”仲建华说,“但我们从来没有失去信心和勇气,从来没有忘记前辈们‘为了山城有坦途’的奋斗理想。”
         1993年,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专家到重庆考察,当他们查看佛图关路段后,直言中国人不可能在这样复杂的地理环境下规划建成一条单轨线路。这更促使仲建华的团队暗下决心:一定要掌握轨道车辆、轨道梁及道岔这三大跨座式单轨交通核心技术。
         2000年,当2号线——我国首条跨座式单轨交通线路开建时,很多零部件已经实现了国产化。至2004年建成通车时,国产化率达到74%。
         2011年,3号线——世界上最长、最大运量的单轨交通线路贯通,国产化率已达95%。

永不止步的“技术控”
对工作,仲建华有着“技术控”的严谨务实


         2003年建设2号线时,由于每根轨道梁在连接时都会有一定的角度误差,几公里之外,这些误差累计起来就是一段很长的距离,造成无法与下一段梁体精确连接。那时,仲建华已经升任重庆轨道交通集团副总经理。为了将这些误差找补回来,他亲自带着团队顶着烈日跑到施工现场,硬是第一个踏上轨道梁,用肉眼在数公里的轨道梁上来回寻找、测量,研究调整方案。
         “那可是在八、九米高,宽度只有0.85米的空中轨道梁上来回行走!现在想来,还是有些后脊骨发凉。”曾和仲建华共同参与设计的吴焕君回忆起当时情景表示出由衷钦佩。就这样,仲建华历经无数次的“高空行走”,终于总结出一套架设轨道梁、消除误差行之有效的施工方法。
         在地铁1号线、4号线等线路建设期间,他将跨座式单轨交通学到的先进技术和严谨态度带到施工现场,常鼓励施工团队“我们重庆轨道交通工程质量一定要达到和超过日本的水平”。
         “如今,我市轨道交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线到网的发展历程,走过不平凡的30年,我很庆幸在我的职业生涯里都在见证着奇迹的发生。”仲建华感慨道。但随着轨道交通辐射全国,走出国门,他们又有了新的梦想。因为追梦人永不止步。

高效务实的履职人

         仲建华还将工作中的严谨务实带到政协履职工作中。
         2013年市政协四届一次会议上,时任重庆轨道交通集团董事长的仲建华提交了一份《关于尽快实施轨道交通3号线观音桥车站扩建工程的建议》。其实这事仲建华一直记在心里,“当时车站顶部将预留面积约3000平米的转换层,但因观音桥商圈步行街开街和地下通道开通任务紧迫,又将转换层做了回填处理”。直到开通后,才发现人流量太大,高峰时甚至拥堵到车站出入口,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因此,仲建华建议加快推进车站扩建工程。该提案促使扩建工程提前开工,并于2015年7月扩建完成,新增4号、5号两个出入口。
         作为市政协委员,仲建华的提案不仅质优,立案率达90%以上;而且量大,年均4件,如《关于构建互联互通轨道交通系统、提高轨道交通服务标准》的提案、《关于加大对城市公交站场建设资金投入》的提案等。
         30多年来,“轨道交通”四个字早已渗入他的内心深处,正如仲建华笑称的那样:“跟‘轨道交通’打了30多年交道,可以说我把人生中的黄金30年都贡献给了轨道交通。”

来源:重庆政协报 时间:2016年4月5日 【字号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