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今天是: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委员专栏>委员风采
王耘农《巴渝传统技艺精华》 赏析
——淘尽黄沙始见金

铜梁扎彩

荣昌陶器

秀山花烛

梁平木版年画

蜀绣

合川龙砚

漆器

郎溪造纸

夏布拼图

        《巴渝传统技艺精华》是王耘农继《大师》之后推出的又一部摄影专集。两部专集堪称姊妹篇,它们从同—题材的不同切面去观察、思考中国非物质文化的生存状态。如果说《大师》是将非物质文化传承人用艺术的载体定格在镜像中,那么,《巴渝传统技艺精华》却是把非物质文化本身以艺术的形式加以记录。它们的共同使命是用最直观的视觉艺术为灿烂辉煌、却岌岌可危的中国非物质文化备份存档,使非物质文明不再因传人的离世而消失。在更广义的角度上起到了传承、弘扬中国非物质文化的作用。
        创新是《巴渝传统技艺精华》的一个显著特点。这个系列的每幅作品都是由若干幅(大多为九幅)可独立存在、各有内涵的素材通过重新排列组合构成的。而这些素材的尺寸大小和形状也大抵相似(也有个别例外)。将这些几乎是统一式样的素材以九宫格(或曰井字形)拼图法进行排列组合极容易落进机械、古板、呆滞的陷阱。
        但是,为了更清晰地记录非物质文化的创造(作)过程和更准确地表达对非物质文化的理解,在构思这个系列作品时,王耘农选择了一条很可能费力不讨好的路子。他再一次把自己置于艺术的困境中,旨在寻找到有别于他人的特殊视觉和真正属于他自己的艺术语言。
        他通过对素材的精心选择和充分调动各种艺术手段,游刃有余地采用虚与实、远与近、大与小、繁与简、空与满、浓与淡等对比手法,点解死穴,成功地让这个系列的创作化险为夷,走出陷阱,涅磐出一幅幅集故事性和思想性于一体,内涵丰富且颇有创意的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耘农先生在这个系列的创作中引入了文学创作的“闲笔”手法。将一些看似与主题无关,实则与主题血脉相连,不可分割的元素嵌入画面中,使其在对作品的表达时起到了铺垫、补充、渲染、调剂和强化的作用。它们有效地将作品的主题表达推向极致,让其更加生动有趣、栩栩如生地展示在读者(观众)眼前。他在创作中采用粗细不等、长短不一的黑白线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线条的运用与他采用的其他艺术手法一起,从另一个侧面化解了九宫格图式组合的许多弊端。
        正如金圣叹评施耐庵著《水浒》时说:“从闲处着笔,作者真才子”。王耘农将“闲笔”引入摄影,不仅规避了整个作品用这种拼图方式创作极容易落入机械、古板、呆滞的陷阱,也使他从自我变法,自我超越中为自己的创作开启了新的思路。
        所谓“创新”,就是自我挑战,自我超越,它是艺术家攀登高峰的重要途径。在这方面,中国人从来就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佛家说:“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改革家商鞅说:“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故汤武不循古而至,夏殷不易礼而亡。”搞艺术、做学问同样需要这种求新求变精神。所以历代有成就的画家、书家总是既博采前人之长,又坚持走自己的路,把“法古而不泥古”作为座右铭。
        在《巴渝传统技艺精华》系列中,王耘农先生在艺术思考上不逐流俗,同样以“我自用我法”、“无法而法”的精神进行了开创性大胆尝试。他把观念摄影、纪实摄影和肖像摄影等多种艺术形式融会贯通,有机结合。他用叙事性手法进行的观念性表达是一种极有价值的艺术实践。这种探索虽是他创作上的又一次牛刀小试,却让我从他锐意创新、独树一帜的自我变法中看到了他对自己的突破与超越,也让我在当下艺术堕落到曲意逢迎而抄袭、克隆、雷同盛行的乱象中看到了自我意识在摄影创作中的灵光再现。
        对摄影,王耘农不仅有大量的、收获甚丰的艺术实践,他还就摄影的艺术性、技术性、实用性、功能性、普及性、专业性、大众化、精英化等诸多理论性问题进行过深入思考,且颇有建树。按他的话说:“真正的摄影人不啻是艺术的践行者,更应该思其理,明其道,做一个且行且思的悟道者。”
        他从工业化产品的商业属性出发,看清了相机诞生一百多年来从贵族奢侈品到大众消费品的发展历程。他确信摄影走入寻常百姓家的“全民时代”已经不可逆转的到来。他透过表象洞悉到摄影易学习,易掌握,易激发大众的参与热情。它与其他艺术门类最大的不同在于走出了象牙塔。这种“走出”对全民审美趣味的培养与综合素质的提高有着不可替代的功能性作用。这种认识上的升华,使王耘农独具慧眼地从前所未有的高度率先提出:“摄影的普及有助于培植中国文艺复兴最广阔、最肥沃的大众性土壤。”
        当然,王耘农先生在摄影的大众性和艺术性上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他厘清了两者的关系与区别。他认为摄影的大众化与普及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派生而出的。它的弊端是很容易养成一些手持相机的人从众跟风的惰性,拍出一大堆同质化、没个性、无价值的照片。他对如何避免这一毛病流行蔓延很有自己的主张。他认为:“摄影是艺术和技术,是记录和创作,是表现和再现。摄影本身是一种文化创造,就是把自己置于文化的层面上去观察和提出一些具有意义的文化命题,学会从历史和人文主义的角度对被摄对象进行美学透视,以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的眼光和态度去从事摄影创作。”
        在这段仅有115字的论述中,王耘农频繁使用了“创作”、“创造”、“观察”、“提出”等强调独立思考和艺术个性的词汇。从这些词汇中我们看到了他不趋炎附势,不人云亦云的艺术人格。
        显然,这些观点对专业摄影师或立志从事摄影艺术的人同样大有裨益,是人们应该遵循的艺术法则。坚持运用这些法则定能规避创作中亦步亦趋、东施效颦的雷同现象,走出一条自己的个性化艺术之路。由此可见,王耘农先生对大众摄影活动在艺术上始终抱以极大的宽容,而对摄影家在艺术上持有十分苛刻严谨的态度。
        中国摄影界绝不缺少好作品,也绝不缺少戴有各种桂冠、贴有各种标签的摄影家,但却严重稀缺蔑视世俗法则、坚守独立精神,以虔诚敬畏之心追求艺术理想的摄影家。这些人要么逢迎市场,要么逢迎官场,要么逢迎权威,且以此窃窃自喜,却唯独不逢迎一个真正艺术家必须具有的艺术良心。
        我从王耘农的《巴渝传统技艺精华》和《大师》这两个专集中看到了韩国评论家金兑庭所说的纯粹。王耘农虽也身处滚滚红尘中,却不为世俗的虚荣利诱。多年来,他对艺术一直怀揣虔诚敬意。他在艺术上坚持用最大的真诚从自己的视觉去观察,以自己的方式去思考,用自己的语言去表达。
        恰如他的名字一样,王耘农是一个站稳脚跟,接着地气,孜孜以求的探索者和耕耘者。他从无不切实际的妄念,却始终胸怀自己的理想和目标,脚踏实地在广袤的艺术原野上耕耘不辍;他从不哗众取宠为自己贴上什么花哨时髦的标签,以博取无知者廉价的仰视和盲从。
        “梅花香自苦寒来”,“淘尽黄沙始见金”。相信耘农先生超越世俗的自我坚守必将大成于来日。

来源:重庆政协报 时间:2014年7月25日 【字号 【打印】 【关闭】